Marc Jacobs的新广告模特是位变性人 意味着什么?

图片来源:Papermag
Marc Jacobs 最近在 Instagram 上发布了一张 2016春夏系列的新广告,广告上的模特儿不是任何一位明星,而是变性人拉娜·沃卓斯基( Lana Wachowski )。她更为中国读者所知的身份,可能是《黑客帝国》和《云图》的导演,那时她还叫拉里·沃卓斯基。而去年的纽约时装周上,沃卓斯基已经出现在 Marc Jacobs 的 2016 春夏秀场里。
在刚过去的2015年,变性人的话题一直不绝于耳。其中引起最多讨论的一定是卡戴珊姐妹的继父 布鲁斯·詹纳( Bruce Jenner )变成了凯特琳·詹纳( Caitlyn Jenner )。宣布新身份的同时,詹纳登上了《名利场》的封面,穿着 Donna Karan 和 Zac Posen 的裙装拍摄了一系列照片。
在大部分我们能注意到的声音里,詹纳的新形象和身份都得到了正面的反响。时尚品牌对形象和哪位名人穿着自己的服装从来都是锱铢必较,不过 Donna Karan 和 Zac Posen 却对詹纳表示了欢迎。
无论是沃卓斯基或是詹纳,其实都不是时尚大片中最常用到的那种模特儿。她们太高或者太结实,离骨感相去甚远。不过到底什么是“美”?如果说时尚的基本精神就是“颠覆”——去颠覆固有的规则、剪裁和表现形式,那么审美标准也非一成不变。更何况,她们能得到时尚行业的认可,已经远远超过了美的范畴。
关于变性人,去年还有一部颇受瞩目的电影,那就是“小雀斑”埃迪·雷德梅恩( Eddie Redmayne )主演的电影《丹麦女孩》。电影以全球首位变性人伊纳尔·维基纳的故事为蓝本,当男主角第一次被动地穿上了女装,他发现了内心潜藏的真实自我。
不要看时尚行业如今能对变性人如此宽容,不过五年前这一切还不是这个模样。变性模特儿 Lea T 出现在纪梵希的 2010 秋冬广告大片中时,那时外界还是一片哗然。
但一个问题是,在各个围绕创意的行业中,为什么时尚行业总是能引领着对 LGBT (女同性恋者、男同性恋者、双性恋者与跨性别者的英文首字母缩略字)平权运动的先锋。也许 Vouge 的编辑 Maya Singer 道出了一二:“时尚对性别错位的包容态度,是这个产业一种根深蒂固观念的副产物,即’身份’是可以被改变的——衣服、妆容、造型把内在的你以外在的形式呈现出来。能打造出一个独一无二的身份是一种天才。”
Lea T 和男模在纪梵希的大片中
而恰逢其时的是,另一方面,性别差异在过去两年被设计师们无限地模糊了。“中性化”不是什么崭新的概念,1966 年 Yves Saint Laurent 就为女性设计出了干练利落的“吸烟装”。
但这两年的T台上,Burberry 和 Gucci 把蕾丝和花鸟刺绣搬上了男装。一向淑女范儿十足的 Chlo 则在 2016 春夏系列上发布了一系列曳地运动长裤、宽大露肩毛衣和须边牛仔外套。女装发布会有男装的出现,男装发布会也有女模特儿的加入。是男还是女,这件事变得没有那么重要了。
与其说性别差异被模糊是一股来来去去的时尚潮流,我更愿意相信它是来自于社会的进步。它至少在着装上一定程度低解放了性别对我们的束缚,也让变性人这个话题大众意识里不再如此地敏感。
但你说时尚行业对变性人就从此毫无芥蒂了吗?肯定不是。沃卓斯基和詹纳能得到如此高的接受度,和她们本来的知名度有很大关系。在更多不被报道和关注的时刻,比如模特儿选拔、广告商甄选等等,情况不会有多乐观。
来源:界面



精彩评论 0

还可以输入100个字,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
95919000:2017-11-21 15:49:25